到了中午的时候,应该是吃饭时间了,肚子咕咕叫,怎么还没人来叫我去吃饭?

    刚这么想,有人敲门了,我喊进来,一个穿着警服的女孩,长得还挺可爱的,短发,笑的时候露出虎牙,眼弯如月:“张哥,到吃饭时间了,康姐让我来叫你一起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这么个可爱的小女孩,居然也会来当狱警,就这么样的,怎么镇住那群女犯人?难道要怀柔政策吗。

    我点头说好的。

    跟着她身后出去,小女孩跟我聊着,做了自我介绍后,又说了一些自己的情况。

    她叫李洋洋,今年年初进来的,比我早来一段时间而已,不过她的身份是管教,是和女犯人直接接触的。李洋洋,喜羊羊。

    看着比我矮半个头的喜羊羊,这小女娃娃到底如何管犯人?

    到了食堂,食堂很大,我们大学军训时去过部队,这食堂和部队的食堂差不多,干净,很大,菜式也很多,李洋洋带着我打了饭,坐下来吃饭。

    抬头看过去,不论是吃饭的打饭的,全都是女的,她们这时也都看到了我,开始看着我议论了起来,我有点不好意思,问李洋洋:“你说她们为什么都在看我讨论?”

    李洋洋说,你是男的呀,我还没在这里见过男的呢。

    妈的,女狱警又不是女犯人,我有什么好看的。

    和李洋洋说着话的时候,有个女狱警,走到我面前问:“喂,帅哥!”

    那声音很粗,我看着面前的他,是个男的,我本能的嗯了一声问,“大哥,什么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个男的!?”他大声道。

    我点头看着他,仔细看看,她不是个男的,只是长得像个男的,剪了个男人头。而且身板很像男的。

    她一回头,对着后面的女人们大声道:“我草这真的是个男的啊!我还以为像我一样!”

    一群女人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洋洋也忍不住,吱吱笑着。

    我脸红了,低着头吃饭。

    吃过了午饭,李洋洋带我回了办公室,然后她说她要去上课了,不知道是培训什么。

    我坐下,靠着椅背,妈的,没电脑,没手机,这怎么熬啊,连可以看的书也没有,这里面的人都是怎么活下来的?

    无聊又看起了规章制度,看着看着,门口一阵混乱的吵闹声音,还有叫声,要暴动了吗。

    我马上扔下规章制度冲出去,要开门的时候门砰的被推进来了。

    先进来的是那个长得像男人在吃饭的时候跟我说话的女狱警,后面还有两个女狱警,押着一个女犯人。

    女犯人躁狂的抽动着叫喊着:“放开我,放开!放我!”

    女犯人披散着头发,像头暴怒的母狮子,一边叫喊一边要推开女狱警。

    三个女狱警把她拉进来,死死按住,手铐拷在了她手上,一头拷在凳子上,我这才发现,凳子的脚和地板是焊死的。

    女犯人还疯狂的语无伦次叫喊:“放开我!放我出去,出去!我要出去!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还乱动,我等下抽死你!”长得像男人的女狱警破口大骂道。

    妈的,还真的不把犯人当人看啊。

    \( 公务员情事:女子监狱的男管教 http://www.baishuw.com/1_1254/ 移动版阅读m.baishuw.com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