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楼 > 都市小说 > 女白领爱情明争和职场暗斗:格子间女人 > 正文 第45节:格子间女人(45)
    余永麟低头,笑笑,却不回答。

    "干得太累?"

    "不是,"余永麟吐口长气,"就是闹心。我一直以为,欺生这种事,只有小学初中的半大孩子才干得出来,没想到fsk的爷们儿也都好这口。"

    程睿敏忍不住笑出来。

    "真的,别笑。我跟你说,走的时候以为mpl的内部倾轧已经算是顶峰了,谁知道fsk百年老店树大根深,阶级斗争更是无处不在,人和人斗的经验更丰富。"

    "那是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甭管他是中国人还是洋人。"

    "一点儿都不错。就说这集采,没人愿揽这瓷器活儿,噢,赢了大家平分quato,输了屎盆子全扣一个人脑袋上。谁傻呀?谁都不傻,最后就我一个新来乍到的倒霉蛋儿,愣给推上去。想起这个我就恨上刘秉康。"

    程睿敏笑容有点僵硬,转着酒杯没有说话。很久没有听到这个人的名字,有些陌生,也有些茫然,但不再像当初针尖一般刺心。

    余永麟也意识到自己说话唐突,立刻辩白,"我没怪你的意思,这几年该得到的都得到了,真的栽了,咱认赌服输。"他岔开话题,"哎,说点别的,今天普达开集采预备会,你猜猜,mpl派出的代表是谁?"

    程睿敏的注意力果然被吸引:"于晓波?"

    "错,再猜,你往那最不可能的人上面猜。"

    程睿敏眼波一闪,"谭斌?"

    "嗳,没错!这老话说的,教会徒弟饿死师傅,今儿我算是彻底体会到了,一见她就开始浑身不自在!"

    程睿敏轻皱起眉头,"奇怪,那边怎么会派个新手出来?"

    "因为晓波不肯干。"

    "为什么?这是他往上走的机会。"

    "晓波的脾气你也知道,四平八稳,没有七分以上的把握,不会轻易出手。有你和我们几个血淋淋的前车之鉴,他才不会去以身淌雷呢。"

    程睿敏对这个答案有几分意外,他注视着余永麟,内心不免隐隐作痛。他沥尽心血,用五六年的时间,才建立起一支充满凝聚力的销售队伍,摧毁它,竟是如此的轻易。这就是刘秉康斩草除根想要的结果?

    军心一旦涣散,整个队伍的创造力就会逐渐清零。从此人人自危,遇事只求自保。离开mpl这么久,程睿敏依然难以理解刘秉康,一系列冷血动作的背后,真正目的究竟是什么?

    因为害怕他和李海洋结盟,毫不犹豫地把他赶出公司,还可以称得上迫不得已。但把余永麟这批人劝辞,简直就是自断双臂。任何事都是过犹不及,杀一儆百已经足够,外弛内张足以驾驭人心。他不相信商场中浸淫几十年的刘秉康,会不懂得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"老程,"余永麟像是看透他的心思,拍打着他的手臂,"你说说,老刘究竟在想什么?搞得如今捉襟见肘,连个像样的总监都挑不出来。难道真是绝对的权力让人疯狂?"

    程睿敏喝口啤酒,认真想一想,还是摇头,然后慢慢说:"话不能这么说,把机会给新人,是比较冒险,但也可能是支出人意料的奇兵,你千万别掉以轻心,最后栽在自己徒弟手里。"

    "哦,谭斌啊,那丫头,怎么说她好呢?这几天我一直在检讨,她是我手把手调教出来的,我居然也能看走眼哪!"

    程睿敏抬起眼睛看着余永麟,脸上明显挂着个问号。

    余永麟有点酒意上涌,话多得刹不住车,"你不知道,老刘现在想尽办法消灭你的痕迹,她跟得那叫一个紧,那叫一个贴心,晓波那么无所谓的一个人,都让她给气得梗梗的,我简直不敢相信,这女人一旦势利起来,比男的可怕多了……"

    程睿敏打断他,"不至于吧?我觉得谭斌说话做事挺上路的。"

    "得了吧,老程你就是天真,严重的理想主义者,总把人往好处想。"

    余永麟非常不以为然,把mpl内部预备会上谭斌的原话一一复述。

    程睿敏唇边的笑容渐渐消失,把杯中的啤酒一口喝干,"晓波真这么说?"

    "靠,我骗你干吗?"

    半杯酒喝得太急,程睿敏扶住额头,忍受着突如其来的晕眩,几乎没有听到余永麟的回答。( 女白领爱情明争和职场暗斗:格子间女人 http://www.baishuw.com/2_2029/ 移动版阅读m.baishuw.com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