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楼 > 都市小说 > 女白领爱情明争和职场暗斗:格子间女人 > 正文 第84节:格子间女人(84)
    她拿出手机,犹豫一会儿,终于按下他的号码。

    "您好!"程睿敏的声音非常低。

    "我是谭斌,一直也没过去看看你,实在抱歉。"谭斌小心斟酌着措辞,"背上的伤,好点了吗?"

    "已经没事了,谢谢你。"程睿敏的声音大了点,但还是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"你怎么了?生病了?"谭斌起了疑心。

    程睿敏在那边轻轻笑起来,"不是,刚从荷兰回来,正倒时差呢。"

    "哦,不好意思,打扰你休息了。"

    "没关系,反正醒了。小谭,你那边怎么样?"

    "嗯,还在等消息。"听他声音沙哑,谭斌不忍多说,"你赶紧休息,回头再聊,我先挂了。"

    她把手机从耳边移开,没有听到手机里传来的最后一句话,一个女人的声音说:"程先生,您身上带着心电监测仪,不能使用手机。"

    谭斌申请了四天年假,可几天来她过得并不安静。日常工作中的千头万绪,三个小时的交接并不能交代一切,还是有电话和邮件不停地骚扰。不过警方的行动还算迅速。首先根据手机的位置定位,将持机人锁定在方圆十几公里的范围内,一天后居然找到了机主。

    但传讯结果让人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机主只是阿不去乎附近的一户普通牧民,那张神州行卡是他的一项副业,作为流动的公用电话,服务对象是秋季迁徙期路经此地,偶有通信需要的草原牧民。

    警方调出通话记录,发现这个号码果真只有打出的电话,少有被叫记录。

    据机主回忆,那天晚上确实有一个男人找来,打了一个电话就匆匆离开。他之所以对这个男人还有印象,是那男人拿着一张旧报纸,上面有一个手写的电话号码,字迹歪歪扭扭,潦草而敷衍,仿佛是蘸着酱油匆匆写就。

    而第二天一早,这个男人,包括他的家眷、牛车和羊群,都离开了阿不去乎的地面,沿着草原继续向南迁移。

    警察取出两个毒贩的照片让他辨认,他摇头,再换沈培的照片,他还是摇头,坚持说没有见过这个人。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,在这里中断了。

    谭斌接到黄槿的电话,听说警方有新进展,立刻放下一切,十万火急赶过去。但她没有想到,等来的竟是这样令人失望的消息。

    谭斌伏下身,双手掩着脸,忽然间悲从中来,再也不想再抬头,全身的力气都似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黄槿轻轻碰碰她,附耳道:"师母已经不行了,你千万可得撑住。"

    这是谭斌第一次见到沈培的母亲。清雅秀丽,远远看过去年轻得令人吃惊,走近了,才能从眼角额头看出年纪。沈培的眉眼明显来自她的遗传,但并未尽得神韵。此刻她靠在椅背上,双眼红肿,眼神呆滞,从头到尾没有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谭斌深呼吸,换上一个微笑,走过去蹲在她的身前,"阿姨,您别难过。我觉得是好消息。"

    她微微抬起睫毛,看谭斌一眼。目光毫无焦点。

    "您想想,这至少说明一件事,沈培他还好好活着,而且在设法跟我们联系,关键是没有落在逃犯手里……"

    她声音控制不住地哽咽,终于说不下去,背转身。

    黄槿送她出门,疑惑地问:"谭斌,真像你说的?"

    谭斌不语,望着天空,半天叹口气,"我不知道,也许他吉人自有天相。"

    后来的几天,在谭斌的记忆里拥挤而混乱。

    不大的两居室里,又挤进来三个人,两个负责监听的便衣警察,一个民族学院的藏族学生。他们在客厅里边执行任务边聊天看电视,谭斌一个人闷在书房上网、收发邮件,困了就乱七八糟裹在床上睡一觉。环境的杂乱,反而减轻了她心头的压力,那几个夜晚不再有梦。

    好在这一次,并没有让人们等太久。

    手机的铃声,在清晨六点左右响起,扰人酣梦,愈发惊心。0941,甘南地区的长途区号。

    谭斌直接从床上跳起来,光着脚跑进客厅。一切就绪,她手指哆嗦着按下接听键。

    依然是她听不懂的方言,但其中分明夹杂着一个熟悉的名字,虽然发音不准,却足够辨认。( 女白领爱情明争和职场暗斗:格子间女人 http://www.baishuw.com/2_2029/ 移动版阅读m.baishuw.com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