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楼 > 都市小说 > 女白领爱情明争和职场暗斗:格子间女人 > 正文 第91节:格子间女人(91)
    他低头看腕表。

    谭斌本来还想提一下销售目标的事,见状识趣地站起来告辞,一面仔细品味着最后一句话。

    一堆工作尚未完成,谭斌只好拎着手提电脑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沈培正在病房大发脾气。

    起因是护工要为他换身衣服,他不肯,挣扎中把床边茶几上的瓶瓶罐罐全扫在地板上。左手的点滴进针处,因为针头戳破了静脉,药液聚集在皮下,迅速鼓起一个大包。

    护士要为他换针,他也不肯,居然自己拔下针头扔在一边,血汩汩流出来,沾染在雪白的床单上。

    看到鲜血,他突然俯身,开始搜肠刮肚地呕吐,吐得上气不接下气。谭斌进门时,几个人正围着他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保姆王姨流着眼泪试图说服他:"培培你要听话,伤才能好得快。"

    沈培方才一阵胡闹,已经耗尽了力气,此刻蜷缩在床上,死死攥着衣领,呜咽着重复:"不用你管,都出去,出去!"

    "培培……"

    "滚!"

    老人退后低头抹泪,鼻头眼眶通红,花白的鬓发灯光下异常刺眼。

    谭斌看不下去,撂下电脑包走过去,"沈培你想干什么?有你这么说话的吗?"

    王姨慌忙扯扯她的衣袖,"囡囡,不怪他,你别说了。"

    谭斌拨开她的手,蹲在沈培跟前,却一眼看到他头顶的伤处,想说的话立刻都咽了回去,只长长叹口气,放软了声音,"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?为什么发脾气?"

    沈培不说话,放下遮在额前的双手,呆呆看着她,漂亮的眼睛里全是水光。谭斌不忍对视,用药棉按住他流血的伤口,感觉到牵心扯肺地疼痛。

    王姨上前:"培培,晚饭想吃什么……"

    谭斌无奈地回头,"王姨,你们先出去会儿好吗?我跟沈培有话说。"

    护士被留下来收拾残局,不满地抱怨:"早说过不能刺激病人,他情绪本来就不稳定,这人多嘴杂的,怎么不出事?"

    谭斌低声道歉:"对不起。"

    护士重新调整好点滴,收拾起药品器械,推车离开,门在她身后关上,隔开了套间外的人声。

    谭斌这才松口气,在床边坐下,轻轻抚着沈培的脸,什么也没有说。那曾经呈现健康棕色的皮肤,如今却苍白而萎靡,额前新生的发茬硬硬地刺着她的手心。

    "为什么?"她终于问。

    "我看见他,闭上眼睛就看见他,我从来不知道,一个人身体里有那么多的血,血的颜色那么刺眼,那么黏稠……面对面,我亲眼看着他的生命一点点流逝,瞳孔扩大,呼吸消失……"

    谭斌顷刻心软,不由俯低身体,小心翼翼地贴上他的脸,声音轻得梦呓一般,"已经过去了,小培。总会有这么一天,我们都要过这一关,谁都避不过……"

    有人曾经告诉她,死亡就像地球上的水一样,你逃不开也避不过,总有一天要学会面对。但是沈培经历的,也许比很多人都要残酷。

    她的嘴唇被某种咸涩的液体沁得透湿,沈培的身体在她身下轻轻颤抖,上衣已被冷汗浸透,像浇过半桶水。

    谭斌尝试着去解他的衣扣,"衣服再不换就臭了,我帮你,我们慢慢来成吗?"

    "不!"沈培立刻握紧衣襟,警惕地后退。

    "好好好,不换就不换。"谭斌住手,扳过他的脸正对着自己的眼睛,"不过你得答应,以后不许乱发脾气。"

    沈培看着她,谭斌的眼睛里满是关切和询问,可那是他拼命想要逃避的东西。他挣脱谭斌的手臂,转开脸说,"我想回家。"

    谭斌吃一惊,又不能明确拒绝,只好哄着他说:"你听话再养两天,我们和医生商量。"

    沈培终于呼吸平稳地睡着,却维持着一个古怪的姿势,双臂护在头顶,身体像婴儿一样蜷成一团。

    谭斌满心痛楚和疑虑,完全无法想象沈培曾经历过什么。他心里像是有个黑洞,既不肯面对也不肯消化,只是执意地逃避。设法搞到甘南公安局的验伤报告,那上面也看不出什么端倪。于是请心理医生的建议再次提上议程。

    沈母却依旧兴趣不大,只抱怨说国内没有合格的心理医生,挂牌的心理诊所,都是在敷衍了事地混饭吃。最后是沈培父亲出面,找到一位大学的心理教授,留洋的博士,她才不再说什么。( 女白领爱情明争和职场暗斗:格子间女人 http://www.baishuw.com/2_2029/ 移动版阅读m.baishuw.com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