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楼 > 都市小说 > 女白领爱情明争和职场暗斗:格子间女人 > 正文 第100节:格子间女人(100)
    谭斌仰起脸,看到他额头的细汗,也看到他热情骤然消退的原因。

    头顶的墙壁上,挂着沈培的生日礼物,她的四张小像。每一张的签名后面,都跟着iloveyou的字样。

    如一盆冷水浇下,酒彻底醒了。她坐下去,一时间颇觉荒唐,今天的一切都像场闹剧,自己的表现更加蹩脚。

    程睿敏走过来,为她拢好衬衣,摸摸她的头发,"别用这种方式发泄,事后你一定会后悔。"他顿一顿,"我也会后悔。"

    谭斌脸埋在自己的臂弯里,半天不说话。

    程睿敏坐她身边,只把手放在她的背上,也不出声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谭斌抬头,想起一件事,"你怎么会在那儿出现?"

    那个酒吧,一直就是mpl北方区的销售们喜欢扎堆消费的地方,谭斌不确认昨晚是否有同事看见最后一幕。

    程睿敏说得很淡,"七八年了,我习惯了那地方。"就像他早晨上班,脑筋走神的时候,经常会下意识地拐向mpl公司的位置,经过几个路口,才能发现走错了路。

    习惯是一件可怕的事,总在不经意的时刻,提醒人们已经淡忘的记忆。

    "说说你吧,遇到什么麻烦,喝成这个样子?"他岔开话题。

    谭斌犹豫很久才开口:"我心里很乱。"

    "看得出来。"

    "所有的事都在一天之内失控。"

    "我能理解。"

    "很焦虑,觉得自己一无是处,什么都做不好。"

    "谁都有过不去的时候,你想得太多了。"

    谭斌怔怔地看着他,"我能不能问一个特别冒昧的问题,希望你别介意。"

    "嗯,问吧。"

    "你经历过朋友或者亲人的去世吗?"

    程睿敏一愣:"为什么要问这个?"

    "没什么,我想知道,人面对死亡是什么感受。"谭斌欲语还休,眼神迷茫。

    程睿敏有点吃惊,他转过脸,迟疑半晌,出乎意料地回答,"有,有两次。一次送外公,一次送兄弟。"

    谭斌微微张开嘴,顿觉愧疚,"对不起,是我过分了,我不该提这事。"

    "没关系,说说也无所谓,毕竟过去很长时间了。"他嘴角有笑,却略见苍凉。

    谭斌被他无意中流露出的哀伤冲淡了自己的烦恼,侧过脸仔细听着。

    "外公走的时候我上高一,太突然,脑溢血,没有任何心理准备,他就走了。我一直发呆,就是哭不出来。后来再梦见他,醒了才明白什么是天人永隔,可最痛的时候已经过去,就变成了钝刀子割肉,一直疼,到底还能忍受。到了嘉遇离开的时候……还记得三剑客吗?老二,叫孙嘉遇……你想听吗?"

    那个长得像明星一样耀眼的男生,谭斌记得很清楚,她点点头。

    程睿敏的声音很平静,仿佛在讲述一个于己无关的故事。

    外面似乎起风了,西风拍打着落地长窗,伴着呜呜的风声,谭斌听到一段发生在异国他乡的惨烈往事。

    "他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了,瞒着女友让她离开了,然后回国……你见过晚期癌症病人什么样吗?都说病人到了最后,不是病死而是疼死的,什么知觉都没了,只剩下疼痛,靠吗啡和杜冷丁硬撑着,一天天地煎熬。他从来不提女友的名字,有一天突然跟我说:-小幺,如果我自私一点儿留下她,上路的时候,是不是不用这么害怕?-我立刻崩溃了,马上找人去搜寻那女孩儿的下落,可是当天晚上他就走了,走的时候什么都没说,只叹口气。"

    谭斌无言,摸索到他的手背,紧紧按住。

    "那一次我是真知道了什么是痛,抱着他嚎啕痛哭,死活不肯让人把他推走,谁劝我我就用粗话骂回去,直到被硬按着打了一针镇静剂,哎,真是……"程睿敏摇头,似在笑,睫毛却在不停地颤动,"后来我还是设法通知了那女孩儿,我不能忍受自己的兄弟让人误解。严谨一直怪我辜负了他的苦心,至今我都不知道,是否做了一件错事。"

    谭斌抬起头,认真想了想说:"跟对错没关系。你不告诉她,她可能会逼着自己遗忘,但她心里不会忘记受过的伤害,留下的只有对男人的怨恨。你告诉了她,过去的那个人,她可能铭记一生也可能渐渐淡漠,但她会一直记着曾经有人如此爱过她。她度过的,会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人生。"( 女白领爱情明争和职场暗斗:格子间女人 http://www.baishuw.com/2_2029/ 移动版阅读m.baishuw.com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