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楼 > 都市小说 > 女白领爱情明争和职场暗斗:格子间女人 > 正文 第114节:格子间女人(114)
    当对方开始觊觎他的皮夹克和冲锋裤时,沈培反抗了。

    八月底的草原,夜晚的温度已经相当地低,没有水没有食物,再没有御寒的衣物,他在草原上只有死路一条。但一个人终难对付两个亡命之徒,他被按在地上,强行脱去外衣,挣扎中他清秀的五官完全暴露在对方的视线下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羞辱,成为他后来睡梦中不间断的噩梦,难以摆脱。他的嘴被强行捏开,呼吸随即被一股腥臭的味道所包围。

    他不断地干呕,挣扎中摸到扔在一边的三脚架。那是他用来探路和自卫的工具。他用尽力气抬起手,对方惨叫一声跳开,他的头顶因此遭到沉重的一击。

    沈培倒在地上,眼前的视线渐渐被浓稠的血浆遮盖。决意灭口的毒贩下了重手,钝器击打在肉体上,鲜血飞溅,所有的知觉都消失了,撕心裂肺的疼痛淹没了一切,

    沈培的记忆就从那时开始混乱,以后的日子,一旦重复脱衣服的动作,就如一柄利刃,刹那划开黑色的记忆,令他清晰记起每一寸肌肤上灼热剧烈的痛苦。

    他蜷起身体,意识渐渐模糊,一片混沌中只剩下唯一的一点清明,他想起昨天他才向谭斌求过婚,他不能做食言的人。

    最后一点残存的意识,让他举起双臂,死死护住头脸,他要好好地回去见她,不能伤了脸让她担心。他就这样失去了一切知觉。

    两个逃犯以为他死了,随即卷起所有的东西继续向西逃亡。

    半夜的时候再次下起大雨,昏迷的沈培被雨水浇醒,雨停后他看到满天的星光,也看到了北斗七星。他想起了北京,北京有他的父母,还有他的谭斌。他终于辨清方向,朝着南方爬过去。南边就是拉朴愣寺,车队约定的集合地。他要去那里,他要回北京……

    沈培的故事到此结束,车厢里是无声的寂静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,谭斌摸出烟盒询问,"可以吗?"

    黄槿点点头。

    谭斌低头点烟,嘴唇却哆嗦得凑不到打火机上。

    "你也别想太多,沈培只是运气不好。"黄槿接过火机替她点着,"那位心理教授说,只要有一点希望,人就会本能选择逃避,只有拿走他的一切,他才会有勇气面对现实。你们分手,对沈培,也算是休克疗法吧。"

    谭斌用力吸口烟,"黄姐,在你们眼里,我是不是那种特没品的女人?为更好的选择不惜伤害别人?"

    黄槿许久没有开口,像在考虑如何措辞,最后她说:"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,沈培就是运气不太好。"她看着谭斌,有些疑惑,"不过你真的在乎别人的想法吗?你们白领不是特自我的一个人群吗?"

    谭斌脸上浮起一个笑容,比哭更难看。

    "谭斌,"黄槿望着窗外,轻声说,"其实你并不了解沈培。他看着什么都不在乎,实际上特别脆弱。十九岁刚出道的时候,有个画评家把他的技巧批评得一钱不值,他赌气之下,一把火把所有的作品烧了个干净,发誓再不做画。直到先生送他去法国呆了半年,他才肯重拾画笔。"

    谭斌闷头一口一口地抽烟,并不出声。

    黄槿看着她泛青的脸色,有些担心,"你没事吧?"

    "没事。"谭斌用力把烟掐灭,"黄姐,谢谢你,我走了。"

    黄槿把一件东西放在她的膝盖上,"沈培的车和东西,公安局都发还了。这是他让交给你的,说如果你愿意看就看一眼,不想看就扔了算了。"

    那是一张刻录的光盘。

    黄槿推开车门准备离开,又回头笑一笑,"对了,他还说,谢谢你把小蝴蝶带给他。"

    光盘里的内容,完全出乎谭斌的意料。

    一段数字摄像,开始是一望无际的桑科草原,起伏叠宕的黛色远山,红墙白顶的藏式建筑零星散落在碧草之上。

    沈培的画外音:"你这小妞儿总是忽悠我,自己说说放我多少回鸽子了?你不肯来是吧?我拍给你,回家我馋死你……"

    镜头前突然出现一只大手。

    接着有人阴阳怪气地笑:"沈培,你丫真肉麻,把女朋友宠成这样。将来娶了媳妇儿,也是一结结实实的-气管炎。"( 女白领爱情明争和职场暗斗:格子间女人 http://www.baishuw.com/2_2029/ 移动版阅读m.baishuw.com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