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楼 > 其他小说 > 魏忠贤的春天 > 正文 第三一九章 委屈
    嘉奖到了宁远,来颁旨的是刘若愚,这也说明了皇上的重视,虽然他还小.皇恩浩荡,与皇上的年龄无关。《+乡+村+小+说+网 手*机*阅#读 m.xiangcunXiaoshuo.org》《辣+文+网手#机*阅#读m.lawenw.com》

    满桂、赵率教、祖大寿,甚至阎鸣泰都排在前列,可袁崇焕大人的名字在刘若愚宣读了很长时间后终于出现。

    众人愕然。

    跪着听旨的袁崇焕极其惊讶,以为自己听错。

    没有听错,刘若愚似乎看出他的心思,又念了一遍他的名字。“袁崇焕。”

    “谢主隆恩!”圣旨念完,众人高呼,魏四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刘公公,为何袁大人不再最前?”满桂第一个不满意,他被列为首功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为什么?”众人纷纷表示不解。

    刘若愚望了眼魏四,回答得很委婉,“这是内阁和兵部根据功劳所定,请大家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没有魏公公的名字。”阎鸣泰发现,他最关心的人还是监国公公。

    对啊,还真是的。众人的关注点瞬间从袁崇焕移到魏四。

    魏四笑着开口说话,“我有何功?都是大家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说的也对,他已是监国公公,再往上升也没什么级别了。

    “魏公公毫不居功,令人敬佩!咱大明朝有魏公公,真是福分哪!”阎鸣泰的溢美之词十分露骨。

    露骨也招来众人应和,接下来的话都是大家对魏四的赞颂,唯有袁崇焕心中不知什么滋味,闷声不响。

    接待刘若愚的宴会后,魏四找到袁崇焕,“袁大人,你的赏赐是我提出的。”

    袁崇焕似乎早就猜到,苦笑着不语。

    “袁大人,我想问你一个问题。你是想升官发财,还是名留青史?”魏四问。

    袁崇焕很爽快地回答:“哼,我一生的心愿便是平辽,建立千秋功业。”

    魏四笑笑,“袁大人还记得咱俩来到关外考察的那些日子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记得。”袁崇焕脑海里浮现着当时的情景。

    “我也记得,所以我已向朝廷上奏你不适合这个位置,请求罢了你的官。”魏四的话出人意料。

    “为何?”袁崇焕站起。没有封赏也就罢了,还要罢我的官?

    “袁大人,别激动,听我说完。”魏四微笑摆手示意他坐下,“看来袁大人对升官赏赐还是很上心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,只是觉得有点不舒服。”袁崇焕重重坐下,不瞧魏四。

    魏四收起笑容,郑重地道:“从那次来关外考察起,我便觉得袁大人与我相同,以平辽为己任,应该不会错。袁大人我问你,这次宁锦大捷之后,皇太极最忌讳的人会是谁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魏公公您。”袁崇焕说的是真心话。若没有魏四的死命令,他绝对不敢在城外与敌决战。

    魏四笑了下,“不,是你,因为你才是辽东经略,这次大捷是你指挥的。”

    袁崇焕没争辩。既然你知道,为何我一点功劳都没,而且还要丢官呢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袁大人和我一样不会仅仅满足于这一次胜利,我们的目标是彻底消灭大金,解除大明祸患,建立万世功名。”魏四继续道,“袁大人难道不是这样想的吗?”

    袁崇焕忙道:“那是自然,但是没了权,如何能实现?”

    “谁说你没权?你的权力比现在还大,只不过不在明面上而已。”魏四笑道。

    袁崇焕摇头表示自己不明白魏四话中含义。

    魏四解释,“当获得这次的总指挥被削去了官职,你猜皇太极会有什么反应呢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高兴万分。”袁崇焕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“高兴之后呢?”魏四追问。

    袁崇焕思考起来。

    魏四马上给了他答案,“当然是从此放松对你的警惕。袁大人,你还不明白吗?我的计划是让你暗地里继续进行平辽大略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?”袁崇焕顿然醒悟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即将可以获得调动全**队的权力,只不过是在暗里,还需要委屈一下。”魏四道。

    袁崇焕喜出望外,“只要能平辽,这点委屈又算啥。”

    魏四很满意,笑道:“当然你也可以发表对朝廷的不满,特别是对我,你可以任意攻击。比如说因为你未对锦州进行救援,在锦州的我公报私仇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这,这怎么可以?”袁崇焕慌忙拒绝。

    “是必须这样做,因为既然演戏,就要逼真。”魏四笑道。

    袁崇焕叹气道:“真正委屈的还是魏公公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能平辽,这点委屈算啥。”魏四毫不在意,引用他的原话。

    袁崇焕跟着笑起,心中对魏四的钦佩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魏四突然从怀中拿出一封密信给袁崇焕,“当然,若要去了你官职,理由必须足够,所以你必须要去做件事。”

    袁崇焕看了信后,大惊:“岂有此理,这个毛文龙胆子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要去杀了他!”魏四坚定地道。

    杀毛文龙?他的东江军是他凭着几百人发展壮大起来的,对他自是俯首听耳,杀了他,东江军不就乱了吗?袁崇焕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魏四笑了笑,“你放心,我会陪你一起去皮岛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袁某独自前往的好。”袁崇焕忙道,他可不想监国公公犯险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人去,我能放心吗?千金的重担在你身上,我可不想你有损失。”魏四笑着道,“三日后前往皮岛,袁大人可不带一兵一卒。”

    三日的时间里,袁崇焕都在发脾气,原因当然是论功的不均。他将矛头直指魏四,说他只因未去解救锦州,解救魏公公,所以惹怒这位当朝的九千岁,所以才落得个无功之结果。

    魏公公不像这种人啊?所有人都这样想。

    是人谁会无私心呢?也许是给袁大人一个惩戒吧。所有人又都这样想。

    魏四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,这三日一直在屋内,除了送刘若愚回京时露一小面。

    这三日的晚上尤三妹也一直在魏四房间,前两日做着夫妻该做的事,最后一晚栗香竟然也在房间内。

    “栗香你看,还认得出不?”三妹对自己的“作品”很自豪。

    “嘻嘻,象个傻大兵。”栗香望着易容穿上士兵服装的魏四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就对了!毛文龙那有我的像,不能让他认出。”魏四大笑道。

    三妹又仔细端详一番,“别说他,恐怕留留也认不出了。”

    我在旁边做什么呢?栗香忙道:“三妹姐,我先回房了!”

    “栗香,你别走!”三妹忙道。

    不会吧?难道你想?魏四惊喜望着三妹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一起回去。”三妹说完便过去挽上栗香。

    魏四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“你今晚……”栗香的意思谁都听得懂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!”三妹娇羞着轻拍她一下,“好不容易弄好的。”跟着又叮嘱魏四,“今夜睡觉不要乱动,弄坏了明天我可不管。”

    魏四很失望地望着她俩离开。

    次日晨,袁崇焕仅领十名卫兵乘船去向皮岛,这十人当然是魏四、尤三妹、栗香、久娃,还有孙云鹤六位。

    船行海上,碧波荡漾,海风吹拂,甚是舒畅,但前路会发生什么,手持尚方宝剑的袁崇焕不敢想。

    虽有尚方宝剑,但别忘了,毛文龙也有。更何况那是毛文龙的地盘,虽然袁崇焕的卫兵里有监国公公。万一把他惹毛,后果不堪想象。

    “也许皇太极已经知道一些了。”一身士兵装束留着络腮胡须的魏四道。

    袁崇焕微微笑道:“应该是的。”

    魏四猜得没错,皇太极吃惊不小,当听到魏四在锦州时。“他真在锦州?”

    范文程悔恨地点点头,“若知道这样,我们只需猛攻锦州便可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监国公公在锦州,袁崇焕却不援救,难怪会有这结果。”皇太极讥讽道。

    “臣总觉得有些怪。”范文程皱着眉头。自从萨尔浒第一次遇见魏四,他便认定遇到了最大的对手,因为这人对他似乎了如指掌。之后的一切验证了他的想法,魏四竟在不经意间成为大明朝的监国公公,被人称为九千岁。

    一个普通人怎会有这神通呢?

    皇太极也想到这点,“看来这个魏四并非普通人哪!如此尊贵的地位竟敢呆在被我重重包围的锦州,大明朝还是有很多人物的。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萨尔浒之战让他逃脱,此次又没敢确认。汗王,是臣之罪。”范文程自我检讨。

    “哈哈,范先生不用自责,如此也好,他与袁崇焕从此有了矛盾。”皇太极安抚道。

    范文程叹口气道:“这袁崇焕不可小觑,但他的弱点就是太狂傲不羁。这次那位魏公公给他个小小惩戒,下次可就难讲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不是最好不过。”两次在宁远的战备,让皇太极对袁崇焕有了忌惮。

    范文程点头赞同,“明朝的名臣良将数不胜数,但他们喜欢窝里斗,难以其心。”

    “父汗走后,我大金又何尝不是如此。”皇太极叹道。

    “汗王何不趁此机会加强皇权呢。”范文程提议。

    皇太极当然知道他所说的人是谁,微微叹气道:“只凭一个御前拔刀,恐怕难以服众哪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汗王可以给他一些发作借口。”范文程提示,“三贝勒为人蛮横,若他再有发作,汗王这时提起御前拔刀之事,恐怕无人敢再护他。”

    “过几日不是要去狩猎吗?”皇太极顿时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我没有跟错人。范文程微笑着想。

    你确实没有跟错人,只不过有个人的来到,错了历史,错了一切。大家都知道他,大名魏忠贤,小号魏四。( 魏忠贤的春天 http://www.baishuw.com/2_2054/ 移动版阅读m.baishuw.com )